一些委員表示網絡語言干擾漢語言的規範性,但又不得不承認它們傳達了時代的新鮮氣息
  據新華社電 “女漢子”“土豪(金)”“高大上”“漲姿勢”“我夥獃”“喜大普奔”……網絡語言越來越多。來參加兩會的政協委員有的對此表示“應接不暇”“看不懂”“莞爾一笑”,也有人倡導要加強規範。
  “很多我都聽不懂。”全國政協委員李東東對網絡新詞顯得很苦惱,“有一回電視上主持人說‘醬紫’,我碰巧懂這個詞,但絕大多數網絡詞彙我都聽不懂,它們毫無語言規範。”
  全國政協常委葛劍雄則對當下網絡語言對主流文化的侵蝕表示擔憂:“語言的規範關鍵是看主流文化是否守得住底線。但遺憾的是,很多時候主流文化守不住,造成整個社會在不合時宜地到處亂用語言。”
  葛劍雄舉例說,領導人在報告中使用了“夯實”一詞,這個詞有強力推動、自上而下的語境,被一些地方官員聽到後在地方工作報告中拼命用,十分不妥。“某明星結了5次婚後再婚,也稱為‘大婚’,其化妝師被稱‘御用’,媒體不解詞義濫用,有損語言的典雅。”葛劍雄說。
  2013年,中國網民超6億,近半數的中國人生活在這個虛擬空間,網絡對國人生活的影響越來越大。採訪中,一些委員表示,網絡語言確實幹擾了漢語言的規範性,對主流文化有所侵蝕;但同時又不得不承認,它們豐富了漢語言的表達力,傳達了時代的新鮮氣息。
  “網絡語言短、平、快,自媒體時代,不讓語言變化是不可能的。”全國政協委員、北京語言大學教授石定果是語言學方面的專家,她認為網絡語言反映了民生百態,有焦慮感、有對醜惡的鞭笞,也有社會的浮躁心態。
  全國政協委員、韜奮基金會理事長聶震寧認為,對於網絡語言和其他時代新詞,既要寬容又要規範吸收。“我建議有關部門和媒體,要有意識、經常性地組織開展對新詞彙的討論,達到取其精華、去其糟粕的目的,發揮好語言的嚮導作用。”
  “語言有自我凈化的過程和能力,對層出不窮的網絡新詞可以‘莞爾一笑’,以開放包容的心態,冷靜看待。”石定果說。  (原標題:女漢子 土豪金 高大上……
政協委員熱議網絡語言規範 )
創作者介紹

註定

tg72tgtt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